芭乐向日葵草莓幸福宝

半个钟头后,小潜艇的速度慢下来了。

“师父,是不是到了?”

“快了。”齐辉眼皮子一撩,“咦,怎么这么多船?”

只见电子侦察眼反馈回来的画面显示:目标位置除了他们联上的打捞船,还有……四五六七八艘大船。

“开会呢?”

“爸爸被敌人包围了?”小包子忽然坐直身子,小脸前所未有的严肃。

“你怎么知道?”齐辉一边放大电子侦察眼传回来的实时画面,一边抽空看了徒弟一眼。

“因为这些都是坏船。”小包子抿了抿嘴说,“妈妈教我认过国旗,这个是米国的,这个是小日国的,这个是……”

反正除了被围在中间的打捞船以外,没有一艘是华国籍的。

“所以肯定是坏船!”小包子握握拳头。

这个推论不能说绝对正确,但谁说没有一定的可能?

“走!看看去!”齐辉调整好方向,朝着打捞船倏地前进。

清纯美女白嫩肌肤洁白纱裙小露香肩写真图片

迷你潜艇一加速,快似火箭,瞬间和黑漆漆的海底融为了一体。

很快就来到了打捞船正下方,找了一丛老海龟一定喜欢的巨型海藻群躲了起来。

“别着急啊,我给你爸爸打个电话。”

齐辉找出光速传音仪。

他可不喜欢娘们兮兮的耳坠模式。再者已经有一个翻译器耳钉了,男人嘛,戴一个耳钉是酷,两个就变成娘们了。所以光速传音仪被他调成了手机模式,即使被人看到了也不怕。

小包子见过爹妈的手机,也摸过玩过,知道这是无需电话线就能联络的通讯工具,看到他师父拿出来,一点都不好奇。毕竟还小,压根没想过信号问题,反而一再催着齐辉:“快点快点,我要告诉爸爸他被坏人包围了!”

陆驰骁的光速传音仪是bp机模式,因为已经有手机了,再来一部手机太打眼,而bp机这几年还比较流行,毕竟手机价格太高了,就算比大哥大便宜许多,也还是有很多人买不起。

裤兜里的“bp机”震动的时候,他还挺纳闷:这么晚了孩子妈还没睡吗?

拿出来一瞧是齐辉,更纳闷了:大晚上的,这货怎么会找他?莫非是海底城出了什么情况?

这么一想,陆驰骁一边起身锁上主控室的门,一边接通传音仪。

“姐夫!”

“爸爸!”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还在一起?小昱你今晚跟师父睡吗?”

陆大佬愣了一下之后立马问道。

他不知道这师徒俩就在自己船下面的海底,听孩子妈说儿子放学跟着齐辉去了福聚岛,以为他不肯一个人睡,跑去齐辉房间了,师徒俩不着调,这么晚了不睡觉还玩传音仪。

头疼的拧拧眉心,叮嘱那头的儿子:“已经超出你平时睡觉的时间了,就算你师父回来了很开心,也不能影响作息,快点睡,别玩了。”

“不是的爸爸,你被坏船包围了你知道吗?……”小包子抢过传音仪,迫不及待地跟他爹汇报,没注意齐辉在一旁拼命和他使眼色,板着小脸说得很快,“那些坏船想干嘛呀?是不是想抢爸爸的大船?太坏了!爸爸你别害怕,我和师父会救你的,我可是嘉昱奥特曼……”

齐辉捂住脸:这小子知不知道自己是偷摸出来玩的啊?

陆驰骁也听出来了,神色一肃:“你们开着潜艇出来玩,到这附近了?”

小包子还不知道他爹此刻气得想打他屁股,很干脆地答:“是呀!就在爸爸你的大船底下,嘿嘿……我们藏得可好了,你肯定发现不了……”

啊哦!

说到这里他才猛地想起什么,眨眨眼,扭头看向他师父:完蛋了!

的确完蛋了!

不过此刻不是打儿子屁股的时候。

臭小子!回家再跟他算账。

“齐辉,这会儿需要你的帮助。”

“没问题。”

小潜艇速度快、又是在海底,便是那几艘外籍船派了潜水员悄悄摸向沉船,也不会打草惊蛇,是此时最好的突围求助工具。

齐辉没有二话地答应了。本来就是来帮他的嘛。

陆驰骁本想让他们悄摸摸传递求救信的,转念一想:海底城都在建了,齐辉外星人的身份上头即便不是百分百相信起码也信了一半,要不然也不会兴师动众地派精锐工程队来福聚岛。说不定福聚岛上发生的点点滴滴,上头部都知道。

小潜艇的存在想来也早就不是秘密。毕竟试航那会儿,工程队那帮家伙哪个没上去坐过?

这么一想,陆驰骁觉得没必要遮遮掩掩,干脆让齐辉大大方方地驾着小潜艇到驻南沙部队报案求助。

可能是俩星球人理解上有差异,陆驰骁让他大大方方地报信,星宇二公子却以为可以装逼了。

小潜艇虽没有徐随珠抽到的多便利潜艇,自带防御、攻击等那么多功能,但被齐辉安了对可伸缩机翼,打开后可像飞机一样飞。

平时因为一直停泊在福聚岛小码头,人来人往的也没启用过这个功能,这次既然要帮忙送求助信,在海里怎么送呢?自然想到了这个不曾使用过的装逼功能。

快到南沙守备部队常年驻扎的南海岛礁时,小潜艇上升到海面,展开两侧机翼,瞬间变身成小飞机,咻咻几下就飞上了高空。

“哇!师父!我们飞起来了耶!”

方才还犯困的小包子,这下又亢奋起来。

“嗯。”

齐辉知道下边的守备部队肯定发现自己了,没准已经被瞄准镜列为打靶目标,连忙“唰”地抖露出一帧竖条横幅,怕太高了底下的人看不到,还体贴地往下降了几十英尺。带荧光的求助内容在夜空中清晰可辨。

下边戒备的士

兵:“……”

以为是敌军来投炸弹,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

披了件外套匆匆赶到的长官同样很懵逼。

靠!这究竟什么鬼?像飞机又不像飞机,还能躲过军用雷达的扫描,突兀地出现在驻地上空。

得亏只是一条横幅,如果直接投个杀伤力很大的炸弹下来,他们也毫无接招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