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羞草未满年龄确认请离开

陈飞宇刚回到郊外别墅,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他一边脱掉外套,一边拿出手机,只见是江心宜打过来的,心里暗暗惊奇,这么晚了江心宜怎么还打电话,莫非江老的病情又有了意外?

他立即接通了电话,只听手机里传来江心宜清脆的声音:“陈先生,这么晚给你打电话,没有打扰到你吧?”

“没有,你有什么事情吗?”

“陈先生,你明天有没有时间,我想请你吃顿饭,表示我对你的感谢。”

听闻江老的病情出现反复,陈飞宇松了口气,坐在沙发上道:“吃饭就不用了,你爸妈给的银行卡还在我兜里,已经足够表示感谢了。”

手机里江心宜骄哼了一声:“那是他们对你的感谢,与我无关,怎么样,明天有没有时间?”

这是江心宜第二次讯问有没有时间,可见她的确想请陈飞宇吃饭。

陈飞宇略带歉意道:“我明天恰巧要出一趟远门,抱歉了,不如改天吧?”

“那好吧,改天就改天吧,晚安。”江心宜惋惜地说完后,就挂断了电话,接着难掩气愤,恼羞成怒地哼了一声,自言自语道:“好你个陈非,本小姐第一次约异性吃饭,你还推三阻四的,真当本小姐乐意跟你吃饭啊?”

说完后,她脸上火辣辣的,以往都是别人主动约她,她还爱答不理,现在第一次主动约异性吃饭,却吃了一个闭门羹,真是太丢脸了,同时,还有一阵浓浓的不甘心!

“陈非,咱们以后走着瞧!”江心宜握紧玉手,仿佛要在不远的将来教训陈非一顿。

Nono晴天里漫步走向校园

却说郊外别墅内,陈飞宇和江心宜打电话的内容,恰巧被下楼的红莲听到了。

红莲走到沙发后边,轻柔地给陈飞宇揉捏着肩膀,好奇问道:“明天你要出远门?”

红莲是武道众人,精通人体穴位的位置,给陈飞宇按摩起来力道恰到好处,陈飞宇只觉得浑身舒坦,忙了一天的疲乏也随之消失,闭着眼睛道:“不错,明天要去一趟清西省。”

“去清西省做什么?”红莲越发好奇,陈飞宇怎么跟清西省扯上关系了?

陈飞宇耸耸肩:“我也不太清楚。”

他的确不知道去清西省做什么,因为秦凌菲还没有告诉他。

红莲一边揉捏着陈飞宇肩膀,一边沉吟着道:“我记得五蕴宗的总坛就在清西省,你到了清西省可得万事小心,万一碰到五蕴宗的人,会平白惹出事端。”

“没关系,我只去一天,总不能运气好到恰巧碰上五蕴宗的人吧?”陈飞宇说话的同时,脑海中不自觉的就出现了澹台雨辰风华绝代的身影,这个骄傲的女人,也不知道现在在做什么。

“那就行。”红莲听陈飞宇后天就要回来,嘴角边也出现了一抹动人的笑意。

“对了,我明天不

在燕京,担心柳家会有所行动,明天你去燕京大学,保护一下秦羽馨她们的安危。”

“没问题。”红莲爽快地答应了。

陈飞宇这才放心下来,有了赤练和红莲这两位女宗师,应该能万无一失,而且再不济,还有苏文将呢。

一晚无话。

第二天一早,秦凌菲便开车来到郊外别墅接上陈飞宇,一起赶到飞机场,乘坐上了前往清西省的航班。

在飞机上的时候,秦凌菲也向陈飞宇讲述了去清西省的原因。

听完秦凌菲的讲述,陈飞宇神色有些怪异:“你是说,你们秦家给你定了一门亲事,让你嫁给清西省邵家的未来继承人?而你不愿意,所以让我跟你一起去邵家,说服邵家退婚?”

“不不不,不是说服邵家。”秦凌菲故意压低了声音,道:“而是踩下邵家,让邵家求着我退婚。”

“这是什么道理?”陈飞宇皱眉问道。

“因为我跟邵家的人有些恩怨,好像我嫁给邵家是高攀了一样,切,什么玩意儿?”秦凌菲撇撇嘴,似乎是想起了某些让她很不爽的事情,继续道:“而且邵家的人主动退婚,我老爸也不能说我什么。”

“你们秦家的事情还真是狗血。”陈飞宇神色越发的怪异。

“生活往往就是这么狗血。”秦凌菲耸耸肩,继续压低声音道:“等你办完这件事情后,我就劝说我哥放弃和段家联姻,让你和段新雨双宿双栖,我们两个各取所需。”

陈飞宇摸着下巴想了想:“这么说,你大哥不但会失去段新雨,还会失去一个妹夫?这主意不错。”

“你别得意的太早。”秦凌菲翻翻白眼,警告道:“邵家可是很厉害的,想要让他们主动退婚,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哦?”陈飞宇来了丝兴趣:“邵家有多厉害?”

“邵家是清西省第一大家族,就如同长临省的方家,和中月省的岑家一样,家族底蕴深厚,在当地有着巨大的人脉……”

秦凌菲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坐在他们前排的一个中年大叔,突然扭过头来,好奇问道:“你们说的,可是东龙市的邵家?”

刚刚秦凌菲介绍邵家情况时,并没有继续压低声音,所以被前面的人给听到了,而东龙市正是清西省的省会城市,也是邵家所在的地方。

“没错,大叔也知道邵家?”秦凌菲点点头,同时向这位大叔看去,只见他约四五十岁,身材发福,头上有些秃顶,脸上乐呵呵的,像一个弥勒佛。

“我这次来清西省,就是为了跟邵家做生意。”谢两句,邵家在清西省那可是一等一的牛逼,军政商三界都有巨大的影响力,对了,你们提起邵家做什么?”

一开始秦凌菲介绍她跟邵家恩怨时,主

动压低了声音,所以谢顶大叔并没有听到。

陈飞宇笑着道:“当然是去找邵家的麻烦。”

“嘘。”谢这些话,万一让邵家听到,那你小子就完了。”

“哦?”陈飞宇挑眉问道:“连我说什么都管,邵家还是皇帝不成?”

“你说对了,邵家在清西省还真就是土皇帝,除了在军政商三界有巨大影响力外,听说邵家还跟某一个传承千年以上的武道宗门关系密切,绝对不是我们这种普通人能惹的。”谢来的。

陈飞宇暗中留意,莫非,那个跟邵家关系密切的武道宗门就是五蕴宗?那他找邵家的麻烦,澹台雨辰会不会赶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