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不会禁的直播软件

“好,我留下便是。”

南门焯颔首,站了起来,“九儿,我先过去休息了,你们决定好要给我消息。”

“嗯。”

凤九儿摆了摆手。

南门焯总会在关键时候避嫌,这一点,凤九儿还算满意。

不说信任不信任的问题,他愿意离开,她也不会主动阻止。

南门焯离开,为里面的人关上了门。

小樱桃往外看了一眼,收回视线,自己端了一杯茶,坐下。

“九儿,那我们要什么时候出战?”

“要打,就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凤九儿将杯子里面的茶水喝完,跪起来,再倒了一杯。

“降兵的事情,必定是凤清音所为,这女子真的变态,为了除掉我,什么方法都能想出来。”

清纯美女着旗袍灯光下写真

凤九儿一向这般,有外人在的时候,说话能收敛一些,现在都是自己人,她便毫无顾忌了。

“我早就想到是凤清音搞得鬼。”

小樱桃也一脸气愤,“无奈我们连找证据的时间都没有。”

“还好有剑一帮忙,我们才能化被动为主动。”

一提起剑一,大家都不自觉看着凤九儿,就连雪姑也一样。

小樱桃轻咳了声,似乎才想起自己似乎说错了什么,看了凤九儿一眼,便低垂头颅。

“干嘛这样看我?”

环视了四周一眼,凤九儿挑了挑眉。

“要是剑一收到我的信不回来,我会有办法将他揪回来,他还算机灵,不会有事。”

“明天便攻出去,不等了。”

凤九儿端着一杯热茶,再次坐下,“再等也不过等到太子的援兵,为何要等?”

“而且知道漠城派兵阻扰,凤清音说不定也会打漠城的主意。”

“白雪,你等会给你爹爹捎信说说情况。”

“好。”

坐在凤九儿对面的霍白雪点点头。

凤九儿举起杯子,将里面的茶喝完,再次环视了大家一眼。

“大家看看,这场战要怎么打?

尽快做出作战计划,休息一宿,明日一早攻出去。”

“好。”

乔木举起手中的茶杯,举了举,抬头一口喝完。

“好。”

小樱桃也举起杯子,看着大家,“咱们为这一次能取胜,以茶带酒,干一杯,如何?”

“好。”

凤九儿含笑颔首道。

小樱桃立即兴奋起来,过去给每个人手中的杯子都满上了茶水。

“来,为我们的胜利,为我们的友谊,干了。”

小樱桃拿起自己的杯子,举了举。

“干了。”

“干。”

“干了。”

大家纷纷举起杯子,一同干了各自手中的一杯茶。

放下杯子,凤九儿看着霍白雪。

“既然我们这一回的目标是漠城,白雪,此次的作战计划少不了你的意见。”

霍白雪颔首,站了起来。

“我过去将相关的图册带过来,供大伙参考。”

“好。”

凤九儿颔首,摇了摇手。

霍白雪离开,不一会儿便回来了。

她将手中的书籍放下,打开一张地图,铺在桌面上。

“九儿,这便是我们漠城最详细的地形图,还有一些周边的情况,大家不妨都过来看看。”

坐在矮桌边的凤九儿,乔木和小樱桃都与霍白雪一同跪了起来。

赵煜生,拓跋岢岩和雪姑都站起,举步走了过来。

七人在厢房里商讨策略,外面守了两名兄弟……第二天一大早,天边才泛起点点白光。

在凤清音手持假令牌调走一万士兵北上的两个时辰之后,只听见“轰”,闭上仅仅几个小时的城门再次打开。

凤九儿这一次主动出击,打得敌方有几分束手不及。

再加上凤清音下令调走了一万士兵,哪怕太子兵力的数量还是占据优势,他们也不敌。

队伍节节后退,被迫北上。

……战煜珩真正清醒之时,已经是五天之后。

他缓缓睁开双眸,入眼的是凤清音极其焦虑的模样。

今日一早太医说,战煜珩今天必定能醒来,凤清音当然不会离开。

“太子哥哥,你……终于醒来了,太子哥哥,呜呜……”看着战煜珩睁开双眸,凤清音哽咽了下,扑倒在他怀里。

“太子哥哥,你总算醒来了,吓死我了,太子哥哥,呜呜……”战煜珩轻蹙了蹙眉,捂着心门坐起来。

凤清音不敢太靠近,在他坐起之时,坐直身躯。

“本宫昏睡了几日?”

他垂眸看着眼前之人,眼底没有任何温度。

凤清音抬眸对上他的目光,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哒哒往下流。

这些日子里,他无数次喊凤九儿的名字,自称“我”,却不想他一醒来,看到她,便自称“本宫”。

她和凤九儿就真的相差这么远吗?

他为何还是不愿意好好看她一眼?

凤清音抿了抿唇,低垂头颅,站起来。

“好几日了,我们现在已经不在鸦木城内?”

“什么?”

战煜珩刚站起,脑袋一阵晕眩。

看他扶额,凤清音立即过去挽着他的手臂。

战煜珩却甩了甩手,淡淡道:“让青云进来。”

凤清音被甩,好不容易站稳脚步,却听见被自己的夫君命令做事。

她咬了咬唇,低垂头颅转身离开。

很快,青云大步走了进来,跪在战煜珩面前。

“太子殿下。”

他拱了拱手,道。

“现今情况如何?”

战煜珩冰冷的声音,在帐篷内响起。

“回太子殿下,我军已经退到定城外。”

青云拱手道。

“定城?”

战煜珩侧头一扫,声音冷到了极点,“我们不是还在鸦木城?”

“我军兵力比对方多出两万,这是为何?”

“太子殿下,自从您受伤之后,我们两天就被逼离鸦木城,属下办事不力,请太子降罪!”

青云轻声回应。

深吸了一口气,战煜珩在床上坐落。

“后面的事情当如何?

一万五千的援兵现在在哪?”

凤清音看着青云,愈发紧张。

要不是她擅自调离一万兵力,他们也不会被凤九儿打得那么惨。

“后面之事……”青云敛了敛神,抬眸看着凤清音。

凤清音立即转身,轻声道:“太子哥哥,我去找太医,太医说……”战煜珩落在青云身上的视线一转,看着凤清音,打断了她的话。

“不说清楚,谁也别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