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8app幸福宝在线观看

清静地月光下,身处在隗家府邸里的每一个人脸上都浮现着神色各异的情绪,有平静,有紧张,有茫然,有兴奋,还有畏惧。

隗尼站在古诗嫣面前,很是激动的搓着自己的脸,说道:“姑娘,你是特地来找本公子的么?”

古诗嫣淡淡的说道:“也可以这么说。”

她要找的是整个隗家的人,隗尼既然是隗家的公子爷,那么说是找隗尼,倒也不算不对。

隗尼不清楚古诗嫣的想法,他更加兴奋,白皙的脸庞再度浮现出不正常的红润,瞥了一眼古诗嫣身边的人,他鄙夷的说道:“姑娘怎么还和这个乞丐在一起,这实在有辱姑娘的美貌和身份。”

面对李梦舟,他完换了副脸色,很是厌恶的说道:“就算你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也改变不了你是乞丐的事实,这里是隗家,不欢迎你,赶紧滚蛋!”

李梦舟颇有些无语的想着这叫隗尼的人,果然是因为眼睛小,眼光便也出了很大的问题。

他直接无视了隗尼,将目光放在隗介的身上,说道:“你聚集了这么多人,是专门在等着我们么?”

隗介缓缓从凳子上起身,背负着双手,平静的说道:“燕子镇很欢迎外来者造访,但绝对不欢迎那些别有居心的人。”

李梦舟很意外的想着莫非他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

古诗嫣没有什么耐心,开门见山的说道:“我想知道澹台璟是否曾经来过燕子镇,甚至来过你们隗家。”

闻听此言,隗祥瞳孔骤缩,来到隗介身旁。

一逛街就开心的女孩

隗介的目光中也透着惊诧之意,他猜出那姑娘和少年或许在春风客栈是利用自己来到燕子镇,尤其是在确定两人果真出现在燕子镇上后,他更加确定了这个想法,但始终猜不透两个人真正的目的。

没想到居然是为了澹台璟。

他的面色顿时一变,凝重的说道:“我只在春风客栈里谈及过澹台璟的名字,你们原来在隔壁偷听?这怎么可能?我明明放出了感知,并未发现任何异常!”

古诗嫣说道:“天地灵气是流动的,自然也可以改变,只要我想,就算远隔数百里,也能清楚听到你说的每一句话,而不被你察觉。”

但凡晋入远游境界,随着修为高深,探知百里之外的动静是很简单的事情,可修行更高强者,也能有办法屏蔽外人的探知。

隗介想着自己当时绝对没有放松警惕,却依旧没有发现隔壁有人在偷听,想到其中的关键,他的脸色骤然难看了起来。

他忽视了最严重的问题。

只是想着那位姑娘的修为很强,甚至也曾想过对方会是迈入上境的存在,但没有切实的根据,他总是下意识里不愿相信,如果对方果然是迈入上境的大修士,甚至更加强大,那么眼前的局面就会出现很大的纰漏。

曹诚和曹天保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困惑。

就算在隗介刚开始说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完相信,但脑海中也浮现出了四境大修士该有的模样,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是这么两个年轻人。

曹天保能够看清李梦舟的修为,却无法看清古诗嫣。

这似乎也已经证实了隗介的话。

他只是一时间反应不过来,那看起来年纪轻轻肤白美貌的小姑娘,居然会是跨入四境的大修士。

而且听到他们双方的对话,曹天保和曹诚也隐约觉得这里面似乎存在着某些问题。澹台璟虽然是堂堂的御史中丞,但其实姜国的百姓知道他的人并不多。

毕竟朝堂官员那么多,除了那些位高权重声名在外的亦或是因为某些事情从而被普通百姓得知的官员,大部分官员叫什么名字,哪里是寻常百姓能够获悉的,且也没有那个兴趣去探知。

曹家虽然在燕子镇具有很大的能量,也与朝堂上的某些官员熟识,那也都只是为了家族生意,他们很难跟御史台有什么牵扯。

隗介虽然忌惮古诗嫣的强大修为,但事已至此,若选择服软,他的面子上过不去,而且这件事情牵扯到了澹台璟,层面已经变得不一样了,就算他要服软,对方也不一定会放过隗家,倒不如破釜沉舟,最后也不一定会输。

他看了一眼曹诚和曹天保脸上的表情,阴沉地说道:“燕子镇不是外人撒野的地方,你们确定要与我隗家和曹家为敌?”

他故意把曹家的名头也加进去,就是要告诉李梦舟和古诗嫣,他们的对手不仅仅只是隗家,也是提醒两个人做什么事情都要掂量一下。

曹诚和曹天保都没有说话,他们很疑惑眼下的局面,打算先按兵不动,如果只是被隗家利用,从事件发展中也能看得出来,只要他们曹家的人不出手,便也没有不可化解的恩怨。

而如果对方两个人的确如隗介所言,曹家再施以援手也不迟,而且曹诚和曹天保都暗暗想着,若能借此损耗隗家的修行力量,也是极好不过的事情。

李梦舟和古诗嫣也能看懂一些问题,但他们都没打算解释什么。

李梦舟是懒得解释。

而古诗嫣则是认为没有解释的必要。

是隗家还是曹家,或是两家一起,对于古诗嫣而言,都没有什么区别。

自信往往来源于强大的实力。

有些人的自信是盲目的,是看不清形势,而也有些人的自信是因为具备那样强大的实力作为依靠。

李梦舟目测了一下,隗家和曹家的那些野修加在一起,光是三境修为的便足足有上百位,晋入三境巅峰的也有数十位,远游境界的野修更不在少数,他当然也把曹家埋伏在外面的人计算了进去。

这还不包括那些江湖武夫。

可以说这股力量想要灭掉在江湖上有着至尊地位的宗师盟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甚至能够与那些三境宗门比肩。

李梦舟有些暗暗咂舌,以他承意上境的实力且伤势未完治愈的状态下,只能勉强应对一位三境巅峰的修行者,若不是有古诗嫣这位四境大修士在,他必定会很干脆的逃之夭夭。

但有《蚕灭卷》神通傍身的情况下,单纯以念力对敌,他却也有信心应对这些三境修士,他只是身上有伤,意识的伤损早就复原了,所以只要不被这些三境修行者近身围攻,就不会轻易输掉。

锵的一声,古诗嫣撑着的雨伞不知何时被重新系在身后,此刻已经拔剑出鞘。

“上次在春风客栈没有杀你,我便很不开心,若不乖乖把澹台璟的事情交待清楚,这一剑就会要了你的命,反正你们隗家人很多,我可以慢慢问。”

隗介是隗家的守护神,也是燕子镇第一强者,自然会知晓很多事情,但隗祥作为隗家的家主,没道理什么都不知道,所以要不要杀死隗介,在古诗嫣的想法里,只是一个念头罢了。

是古诗嫣的念头,也是隗介的念头。

古诗嫣决定他的生死。

隗介决定他死的早晚。

闻听这句话,隗介的眸子里露出了一抹狠色,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被人威胁了,虽然在燕子镇保持着相对的低调,在隗家里也是以老奴自居,从未穿过什么锦衣缎袍,但该有的荣华富贵都享受过了,如今要让他向一个小姑娘低头,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

隗介的沉默让古诗嫣明白了他的意思。

转头朝着李梦舟说道:“那些杂鱼交给你了,只需要坚持片刻就好,我很快的。”

李梦舟说道:“我会尽量慢一些。”

亥时将至,夜幕变得深沉。

隗尼忽然间感到身体生出一股寒意。

对于古诗嫣的痴迷,让他着魔,却依旧保持着一份清醒,他望着握剑的姑娘,轻声说道:“我从未见过像你这般美丽的姑娘,你的一举一动都让我魂牵梦萦,我知道你的修为很高,甚至不逊色于我隗介爷爷,但我可以为了你努力变强,你是否也能考虑为了我放下剑。”

隗尼看向李梦舟的目光依然透着不屑,说道:“如果你因为这个人没有办法做出决定,那我便让他去死,帮你做出决定。”

古诗嫣怪异的看着隗尼。

李梦舟心想这实在没有道理,就算你真的很喜欢古诗嫣,为何要让我去死?

他想着便觉有气,很不忿的说道:“像你这般家里有些银子的富家公子总是自以为是,喜欢姑娘去追就好,为何偏偏要做那些不可理喻的事情?”

“想要我死的人很多,却是第一次因为一位姑娘的爱慕者要杀我,若我真的和古诗嫣有点什么,便也认了,但你不能如此搬弄是非,莫名其妙就要杀我,我本不在意像你这样的人,可想要杀我的人,我必须先杀死他,不论他有没有杀我的能力。”

李梦舟从未将隗尼放在心上。

而隗尼也自始至终都不曾瞧得上李梦舟。

但隗尼起了杀心,便是李梦舟不能不在意的。

比家世。

比银子。

甚至比肤色。

李梦舟都不如隗尼。

可他手中有一把剑。

这便够了。

剑出鞘,然后斩出。

隗尼脚步虚晃,仰头栽倒。

在倒下的那一瞬间,他心里想着自己乃堂堂燕子镇隗家将来的掌权者,哪里不如一个乞丐?又怎会死在一个乞丐手里?

然而剑锋带来的寒意让他很清楚的明白,自己真的要死了。

他感到无比的害怕。

他想要再看古诗嫣一眼,哪怕一眼就好。

他的视线放在了古诗嫣的身上,却看到了依然清冷淡漠的脸庞,他觉得自己的心很痛,这不是他想要的。

可惜,他的意识开始崩溃,想法只能就此终止。

躺在冰冷的地面上,最后看到的是很多很多惊恐的眼神,还有父亲大人凄厉的嘶吼

这一幕发生的很突然,突然到让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因为隗尼想要杀死李梦舟。

于是李梦舟向他挥剑。

就算是隗介察觉到了什么,但也只来得及往前迈出一步,可在他出现在李梦舟面前时,隗尼便也正好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