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二维码地址下载

慕迟曜回答:“慕天烨存在的意义,就是让我认识,让成为我的妻子。”

言安希听到他这个回答,瞬间也笑了起来:“是啊……缘分,真的是一个妙不可言的东西。”

她现在想想也庆幸,没有嫁给慕天烨那种人。

当时为了安宸的医药费,她也是迫不得已,才会去参加慕天烨的选妻宴。

然后她凭着和秦苏十分相似的容貌,被慕天烨一眼看中,留了下来。

有时候,很多事情,真的就是这么的巧合。

幸好彼此都没有错过。

回到年华别墅已经很晚了,言安希洗完澡,让慕迟曜帮自己吹干头发,然后睡下了。

今天也真的是累到她了。

慕迟曜轻轻的把她抱在怀里,时不时的低下头,亲吻着她的额头。

言安希睡得很安稳并且很沉,乖乖的在他怀里。

“终于把等回来了……安希,我要好好的想想,怎么把怀孕的事情告诉了。”

铁路旁的黑丝袜小妖精

今天晚上,是言安希重回年华别墅的第一个夜晚。

慕迟曜的心情,其实很复杂。

但是他一直都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高兴或者难过,都很少会表现在脸上,今晚也一样。

言安希回来就睡了,一点也不觉得今晚有什么特别。

只有慕迟曜知道,这是多少个空虚的夜晚之后,她终于躺在了他的身边,他伸手就可以把她给拥入怀里。

第二天。

言安希这一觉,睡得特别踏实,没有做梦,完是一觉睡到自然醒。

她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睡得这么好过了。

也许,是因为她心里的事情,都已经彻底放下来了。

以后迎接她的,就是美好的生活了。

言安希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准备翻身,这才发现,自己身边还有一个人。

而她正好卧在这人的怀里,十分亲密。

她眨了眨眼,想说话,想了想又算了。

怎么慕迟曜还在这里啊?他不要去公司的吗?

这都几点了?虽然她还没看时间,但是从外面的天色就可以看出来,起码已经过了八九点钟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慕迟曜现在还在熟睡着,一点要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言安希不敢乱动了,怕吵醒他。

虽然有近两个月的时间,她和慕迟曜都没有同床共枕了,但是言安希一直都记得,慕迟曜的起居习惯。

他的睡眠很浅,特别容易醒,而且每天都会很早就起来。

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她睡过头也就算了,慕迟曜怎么也跟着睡过头了?

言安希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着熟睡的慕迟曜。

这个人啊……怎么连睡觉,眉头都是皱着的?

言安希想了想,伸出手去,轻轻的抚着他眉宇间的褶皱。

他是有多少不开心的事情啊,连睡觉都紧锁眉头。

她的手拂过他的眉宇间,却依然抚平不了这褶皱。

言安希看着他,忽然就有心疼。

以后,她要陪着他,让他能够快乐一点。

不能只是他一味的付出,她也要付出同等的感情。

言安希正怔怔的想着,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什么时候醒的?”

慕迟曜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还有一点睡眼朦胧,伸手把她往怀里更加带了带。

“我也刚醒而已……”

慕迟曜把脸埋在她的脖颈间:“睡得好吗?”

“好。”言安希应着,“没想到也现在才醒。”

他低低的笑了起来:“是,现在时间肯定不早了。”

“都快十点了,陈航肯定等疯了。”

“随他吧。”慕迟曜淡淡的应着,“今天上午就不去公司了。”

“啊?那去哪?”

“陪。”说着,慕迟曜又加了一句,“我们一起赖床吧。”

言安希看着面前的慕迟曜,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冷酷淡漠,总是一副冰山脸的慕迟曜吗?

他居然会说出,一起赖床这种话?

“可是慕氏集团的总裁,一上午不去公司,这怎么行啊……何况住院这几天,已经耽误很多事情了。”

“反正都耽误了,就……继续耽误着吧。”

言安希忍不住笑了:“怎么这么堕落啊……”

“没办法,舍不得离开。”

“好吧,看,自己不去公司,不去上班,反而还赖到我身上来了。”

慕迟曜抱着她,下巴抵着她的发心:“不怪,怪我,没有自制力,抵抗不了的诱惑,也离不开这温柔乡。”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要是慕迟曜都没有自制力的话,几乎没有人可以说自己有自制力了。

原来,有一句话真的说得很对。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

言安希听到他这么说,又好气又好笑:“哦,说来说去,还是在怪我。”

“不敢。”

说着,他把她又给往怀里带去,抱得更紧了。

慕迟曜越来越喜欢她填满自己怀抱的感觉了。

“真打算上午不去公司了啊?”言安希想了想,还是不放心,“说好今天回公司的,又放公司人的鸽子。”

他懒懒的回答:“我是老板,我说了算。”

“啊……”

“昨天晚上睡得好吗?”慕迟曜问,“应该是很好的,毕竟……有我陪着。”

“我看比我睡得更好啊!”

慕迟曜坦坦荡荡的承认:“是,很久没有睡这么香了。”

“我还以为会傲娇的不承认呢……”

“为什么不承认?”慕迟曜看着她,“就是因为有在,所以我才能睡得这么好。”

言安希伸出手回抱住了他:“其实,我也是。”

慕迟曜唇角一勾:“昨天我是看着入睡的。”

“那今天早上,我是看着醒来。”言安希说,“是不是扯平?”

“有没有趁我睡觉的时候,对我做什么?嗯?”

“我才没有。”

“确定吗?”

言安希在他怀里蹭了蹭:“我很少在之前醒来,所以也就很少看到睡熟的样子,我发现,喜欢皱眉头的习惯,还是没有改变。”

“是吗?”

“嗯。慕迟曜,在睡觉都皱着眉头,我……很心疼。”

“心疼的话……就亲我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