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撩直播免费下载

♂? ,,

,最快更新霸道帝少请节制最新章节!

不远处的草坪上,慕以言正在玩耍,拿着一个足球踢来踢去,月嫂抱着慕念安,也和慕以言在一起,时不时的,那边的欢声笑语,就传了过来。

言安希喝着咖啡,看了草坪那边的情况一眼,收回目光,坐在遮阳伞下,看着坐在阳光底下,沐浴着春日暖阳的慕迟曜。

她怕晒黑,所以不敢那么明目张胆的坐在太阳底下,慕迟曜就让佣人支起了伞。

慕迟曜的咖啡旁边,还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他时不时的看一眼,简单的处理一下工作,然后又继续喝着咖啡,陪言安希聊天。

言安希就跟迷妹一样,拖着腮,默默的看着他工作,也不打扰他。

阳光从他头顶上照耀下来,他身上满是光辉,表情放松,五官硬挺,已经三十大好几了,慕迟曜依然帅气不减。

“还要这样看我看多久?”慕迟曜抬头,看了她一眼,“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对着我犯花痴。”

“我就是在对着犯花痴啊……老公,我发现,即使已经成为大叔了,我依然还觉得帅哎。”

“大叔?”慕迟曜挑眉,“这是在嫌我老了?”

“不啊不啊,男人越老越有魅力。”

气质美女户外妩媚写真

“所以还是说我老了。”

言安希想解释什么,但是发现自己越解释越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老就老嘛,何况,有这个年纪,还这么帅的人,根本就不多啊。”

慕迟曜想了想,说道:“的意思是,我老我自豪?”

“得,就还跳不出这个怪圈了。我没有说老,自己认为自己老,一直在这里说着不放,我有什么办法?”

说着,言安希拿起桌上的提拉米苏,舀了一勺,喂到他嘴边:“来,吃一口,甜一下。”

慕迟曜张嘴吃下。

言安希笑眯眯的:“我本来是夸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变成损了。我看了那么久,就是被的外貌吸引了啊……”

“只是外貌吗?”

“呃……还有内在。”

“只是外貌和内在?”

言安希撇撇嘴:“那还想什么?外貌和内在都被一个人占完了。”

“知道,男人最希望自己的女人,夸自己什么吗?”

“什么?”

慕迟曜反问道:“不知道?”

“不知道啊……夸帅,夸有内在,里里外外都夸到了,还想怎么样啊!”

慕迟曜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咖啡,然后看了她一眼:“难道不持久吗?难道没有满足吗?难道没有让我们的夫妻生活,和谐美好吗?”

言安希:“……”

原来慕迟曜是想让她夸这个啊!

她……怎么可能夸得出口!

言安希忍不住在桌下,轻轻的踢了他一脚:“说什么呢,怪讨厌的。”

“这是事实,不可否认。”

“如果我说,我们的夫妻生活,不和谐不美好呢?”

“是吗?”慕迟曜往椅背上一靠,淡淡的问道,“怎么不和谐也不美好了?”

说起这个,言安希就有一肚子的话,要控诉了。

她先是往四周看了一眼,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人了,才语气愤愤不平的说道:“我早就想和说这件事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好,现在既然先提起,那就别怪我来和算账了!”

慕迟曜一派优雅从容的模样:“说。”

“我之前是不是无数次无数次的和强调过,不要不要在我的脖颈上种草莓,非要种的话,就往下面一点,不要在比较显眼,衣服遮不住的位置……”

“是。”慕迟曜一点头,“是说过。”

“还知道啊!那为什么不听!上一次,还被慕以言看见了脖颈上的吻痕,他还问我怎么了……知道有多尴尬吗?”

“哦。然后呢?”

“哦,哦什么哦,”言安希说,“所以,这是夫妻生活不和谐的地方!下次,能不能好好的注意一下了?”

“可以。”慕迟曜答应下来,“那么,不美好的地方,又在哪里呢?难道我哪一次,没有让……爽到吗?”

言安希脸一热,忍不住“呸”了他一口。

还好周围没有其他的人,不然她脸热得都可以煎鸡蛋了。

“那是爽到了好吧!”言安希忍不住提高了音量,因为她实在是太不甘心了!

说完之后她就后悔了,她声音吼这么大,不是更加引起别人的注意么?

她赶紧捂了捂嘴,然后开始控诉:“就爽到了,我……我每次都累得跟什么似的,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第二天身酸痛,腿软,站都站不稳好不好……”

“是吗?可是我记得,好像,总是攀着我的肩膀,说,快点,老公……”

言安希跳起来往他身上扑去,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又急又羞:“说什么呢!”

“难道没有说吗?”

“那……那是一开始啊。可是总是那么的不知节制,后面的话,我就累了嘛。”

“那我一开始让舒服了,那后面的话,就是让我舒服啊。这才是和谐美好的公平法则啊。”

言安希一听,愣了,因为她忽然觉得,慕迟曜说的,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的道理……

但是她很快还是捂住了他的嘴:“好了好了,别说了,到此为止,这个话题不需要再讨论了。”

慕迟曜挑眉看着她,微微拉开她的手:“是先提起的吧?”

“我那是控诉。”

“对,所以我和在具体分析。”慕迟曜说,“现在是嫌我太勇猛了,都说女人到了三十如狼似虎,到时候,别坐上来,自己动……”

言安希瞪了他一眼:“怎么总是不正经,我根本无法将现在这个样子,和在会议室里的样子,联系在一起啊……”

“会议室里,那是我对外人,对工作。现在,那是对,只对。”

言安希看着他,忽然就忍不住的,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好啦好啦知道了,继续工作吧。”

说着,她就要从他身上起来。反正嘴上功夫,她总是说不过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