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猫咪安装包

赵东沉默点头,表情也让人看不透深浅,“是有点不对劲!”

熊晨脸色凝重起来,“那怎么办?”

赵东想了想,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这样,一会出去之后,你帮我给苏菲打个电话,看她回家没有!”

熊晨点头,“好,我出去就办!”

“东子你放心,我就算把这条命豁出去,也不会让人碰嫂子一下!”

“今晚我就守在苏家!”

“明天婚礼之前,保证给你一个完完整整的新娘!”

这年头的兄弟,不比从前。

锦上添花的多,真能雪中送炭的没几个。

赵东拍了拍他的肩膀,欣慰道:“谢了,兄弟!”

熊晨正想接话,转念一想,“东子,不对,让我去找小菲,那你呢?”

“你该不会想一个人抗下麻烦吧?”

气质女神的爱情等待

“告诉你,我可不答应!”

“这不是逞英雄的时候,你他妈明天还有正事呢!”

赵东冷笑,目光飘向对面,“不是我想逞英雄,你觉着,楚天南会轻易放过我么?”

楚天南脑袋上包着纱布,见赵东看过来,嚣张的比划了一根中指,然后比划了一个嘴型。

熊晨攥着拳头,“那也不行,你明天还得办婚礼,这事不能把你牵扯进来!”

身后的一群人听见这话,纷纷道:“东子,今晚的事跟你和大熊没关系,架是我们打的,酒瓶是我砸的!”

“对,我们砸的!”

“你们先出去办正事,别耽误了嫂子那边!”

于志叫的最凶,嚷嚷着要把所有麻烦扛上身。

只有王猛,脸色凝重的不说话,“没用的!”

熊晨回头问,“什么意思?”

王猛咬着牙,“对面会咬死了动手的是东子,而且酒瓶上有指纹,这事推不掉!”

“姓楚的那王八蛋要是真想玩阴的,东子怕是赶不及参加婚礼!”

熊晨一脚踹在栏杆上,“卧槽他妈,这帮孙子,太阴了!”

正骂着,有人进来。

短暂的交流过后,将楚天南那边放了出去。

熊晨摇晃着铁门,“我去,搞没搞错,问都不问就把他们放了,什么意思啊?”

众人群情激奋,“就是啊,什么意思?”

有人上前呵斥,“都给我老实点,聚众斗殴,带头闹事,你们还有理了吧?”

“没看见人家受伤了,现在要去做医疗鉴定!”

熊晨不依不饶,“卧槽,老子也受伤了,胳膊断了!”

对方回复,“我看就你是个刺头,一会我找你单聊!”

熊晨还想说话,赵东将他拉住,“别惹麻烦,今天这事跟你关系不大,楚天南也不会把你牵扯进来。”

“一会你先出去再说!”

熊晨眼眶都红了,“不行,他们要是不放你?老子哪也不去!”

“有本事,他们就把我关这一夜!”

“我要是一晚上不回去,老爷子准保跳脚!”

“他妈的,我看他们怎么收场!”

赵东看向他,“你还没明白我的意思么?”

“我担心小菲那边有麻烦,你不马上出去,我不放心!”

熊晨咬牙,“可是……你这边……”

“行,那我就先出去!”

“不过你放心,我就算死磕楚天南,也肯定把你弄出去!”

赵东沉默了片刻,“用不着跟他死磕,你出去之后,帮我打一个电话!”

熊晨愣了一下,“你想给谁打?”

“你不是说,不想麻烦那边……”

赵东摆手,“给关老虎!”

熊晨摇头,“关老虎?我估计没用,这老狐狸现在狡猾的很!”

“一般的事,找他出面还行。”

“得罪楚家?他恐怕不会给我这个面子,我家里出面也够呛……”

赵东深吸气,“有没有用,我也不知道。”

“你把我的情况跟他实话实说就是了。”

正说着,有人走回,指了指熊晨,“你,出来!”

赵东没多话,沉默坐在一边。

很快,留置室里的所有人,一个个都被带了出去。

半个小时后,这才轮到赵东!

……

审讯室里。

对面翻了翻笔录,“说说吧,今晚谁先动的手?”

赵东抓头,“不知道,喝高了,想不起来了……”

对面一拍桌子,“别耍滑头,再想想!”

赵东想了想,“想起来了,是那个姓楚的,是他先动的手!”

“真的,我后背青一块紫一块,都是被他打的!”

对面冷笑,“行啊,学会恶人先告状了是吧?”

“我看的出来,你是老油条,但我劝你,在这里千万别存什么侥幸心理。”

“你前面的那些人,可都交代了!”

“今天就是你先动的手,然后借酒闹事!”

赵东无奈,“既然你什么都弄清楚了,还来问我干嘛?”

对面反问,“这么说,你就是承认了对吧?”

他站起身,给赵东递了根烟,又帮他把火点上。

换了一副语气道:“说真的,本来也没多大点事,你也用不着死扛着。”

“签个字,等会叫家属过来交个罚款,然后就能走了。”

“顶多就是赔偿医疗费,你在这跟我们抗也没用,耽误大家的时间,对不对?”

见赵东点头,他把笔录递了过来,“来吧,签个字,然后就放了你。”

赵东拿起看了看,咧嘴一笑,“我不签,你诱供。”

那人脸色一变,“行啊,不老实是吧?”

说着,他抢过赵东嘴里的烟头,扔在地上踩灭。

审讯室里沉寂下来,灯光忽亮忽灭!

……

二十分钟之后,赵东被带回了留置室。

人肯定是没外伤。

不过精神状态已经困顿了到了极点!

婚礼本来就累心,今天忙了一天,晚上又喝了不少酒,再加上打了一架,状态就更加不好。

刚才的一番折腾,对他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赵东这会眼睛里血丝遍布,胃内翻滚,头昏脑涨,看人都带着虚影!

要不是心里记挂着苏菲的安危,早就已经扛不住了!

正想着,“咣当”一声!

身后铁门随之关上!

面前黑影重重,有人围上。

赵东抬头,揉了揉眼睛,眼生,一个不认识。

大概七八个的样子,一个个面露凶光!

转头再一看,这里已经不是刚才他待的那个房间!

对面那人开口,“你他妈瞎了,踩我脚了!”

“道歉!”

赵东咧嘴一笑,“道尼玛的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