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道小奶猫的二维码

九儿的手在颤抖,手指落在凤一楠的鼻尖前,却连一点点气息都感觉不到。

没气了,真的没气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昨天大家还是好好的,为什么会中毒?是谁下的毒?

“九儿,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一定有办法的!”小樱桃扑了过去,一把揪住她的衣角。

“都是我不好,是我昨晚没有照顾好一楠,明知道他喝了酒,还让他自己一个人度过,都是我的错!”

她应该留下来去照顾他的,凤一楠的腿刚好,他心情好所以喝了不少,有人要趁着这时候来害他,他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小樱桃哭得嗓子都哑了:“都是我的错……”

乔木只是抱着凤一楠,呆呆坐在地上,还是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昨夜还和大家把酒言欢的人,为什么,忽然就成这样了?

凤九儿被小樱桃碰了下,绷紧的心一下子颤抖了起来,她深吸一口气,忽然急道:“小樱桃,将我的药箱取来,快!”

“九儿……”乔木面无表情看着她,脸色如土:“他已经……已经没有脉搏了。”

暖暖清新的小性感

“快去!”

小樱桃被凤九儿一喝,还没反应过来,离门口最近的哑奴已经快步跑了出去,直奔凤九儿的卧房。

她听到尖叫之后,随意套上一件衣裳就出来了,连针包都没有带上。

现在,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

“乔木,将他抱到床上,快!”

乔木原本以为她因为悲伤过度而要疯了,可看到九儿坚定的目光之后,她还是一咬牙,将凤一楠抱了起来,轻轻放在床上。

哑奴拿着药箱回来,凤九儿立即取出银针,扎入他头顶的天门死穴。

再在他颈脖间大穴扎入,转眼间,已经在凤一楠的身上扎入了十几针。

凤一楠一点反应都没有,一张脸还是乌黑的眼色,就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

乔木咬着唇,小樱桃眼泪又滑了下来,邢子舟虽然心酸,但还是劝道:“九儿,别……别折磨自己了。”

凤一楠已经走了,一个人连气息都没了,还能怎么样?

难道,死人还能被救活过来吗?

哑奴想过去安慰九儿,但看到她坚定的模样,却又莫名信任她。

凤九儿并没有放弃,十几枚银针落下之后,她立即在凤一楠的手指头和脚趾头上,逐一施针。

没有血,根本就没有!一个活人怎么可能会没血?如果没有血,那就一定是,那人……那人已经不在了。

慕牧不知道什么时候赶来的,看到凤九儿还在给凤一楠施针,他快步过去,将她一把拉了回来。

“做什么?放开!”九儿双目猩红,用力推了慕牧一把:“快放开,我要救他!”

“已经……已经来不及了,清醒一点!”慕牧用力摇了摇她的双肩,“长针落下,他连血都不流,他已经……别折磨自己了,冷静点好不好?”

“不,们不知道,放开我!慕牧,我让放开听到没有!”

慕牧没有放手,是怕她继续这样,会让自己变得疯狂。

万一真气逆转,会伤到心脉的。

“九儿……”

“他也许还有救,先放开我,我现在不是在发疯,先放开。”凤九儿推了他一把。

她真的不是发疯,她刚才分明还能感觉到凤一楠的脉搏,虽然很轻很轻,甚至断断续续的,可是,她真的能感觉到!

“相信我,慕牧,相信我!”

慕牧盯着她的眼眸,他是真的怕她因为急郁攻心乱了心脉,他知道床上的人对她来说很重要,她继续疯下去,一定会走火入魔。

试问一个已经没了气息的人,怎么可能还有活过来的机会?

可是,九儿眼底的坚定,她恳求的目光,却又让他无法拒绝。

最后,慕牧放开了凤九儿,自己将凤一楠扶了起来,坐在他的身后,双掌紧贴他的背后,醇厚的内力立即源源不断往他体内送去。

可真气入体,却始终一点反应都没有,完完全全就是……真气送入死人的体内那般。

只是,慕牧不忍心将凤九儿最后一点坚持给剥夺掉,既然她要疯,那就陪她一起发疯吧。

他闭上眼,以自己最上乘的内力,迅速灌入凤一楠的体内。

凤九儿也继续给凤一楠各大穴位扎针,至于其他人,看着就连慕牧都陪九儿疯起来,这一个个的,从一开始的绝望,渐渐又似寻回了一点点希望。

慕牧能给人安心的感觉,九儿可以让人信任,他们两个联手,也许……也许真的会有奇迹呢?

哑奴走到他们跟前,“嗯嗯”了两声,示意大家出去。

乔木道:“我留下来,看看能帮上什么忙,子舟,带着小樱桃出去。”

小樱桃现在这模样,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邢子舟牵着她,柔声道:“我们先出去,也许……”

“一定会有奇迹的!”小樱桃抹了把眼泪,看着他:“一定会有的,是不是?”

她现在六神无主,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但,邢子舟在这里,就像是给了她一盏明灯那般。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那么依赖上邢子舟了。

邢子舟揉了揉她的发,认真点了点头:“一定会的。”

两个人走在门外,却是哪里都不敢去,也不敢离开半步,寸步不离地守着。

哑奴看着凤九儿忙碌的背影,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乔木道:“哑奴,也先出去吧,这里有我守着便好。”

哑奴还是看着凤九儿,也不知道看了多久,才点点头,举步从房间离开。

三个人守在外头,这次是真的不敢大意了。

凤一楠中毒,那就必然有下毒的人,可是,他们昨夜都在,竟然没有一个人察觉。

慕牧昨夜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但来了之后一直和九儿在一起,还有什么心思理会别的事。

到底是外头的人闯了进来,还是,他们有内奸?

为什么,要对一个刚好起来的人下手?

一楠那么好,从来就没有仇家,为什么?